廿北_

字是我同学写的,已征得同意
P2是费渡渡写给陶然的情书

存几个关于蓝河的细节。

全世界最好的蓝河 

且润:

存几个关于蓝河的细节。


无意间看见别人整理的2015虫爹郑州见面会的问答。


说有妹子求黄少和蓝河的戏份,虫爹说蓝河曾是训练营的,还说“我不是写过吗?”大家表示没有,虫爹惊讶:“我真的没有写过吗?”最后说“它是在哪个神秘的文件夹里吗……”


1.这样就可以推断出——小蓝不是因为崇拜烦烦才玩荣耀进了蓝雨,他们在出道之前就认识了。


2.点心大大也是蓝雨训练营出来的,比烦烦还晚出道一年,所以点心大大也是认识小蓝的。


3.【第845章喻黄讨论老叶和老魏——


“他俩有交情吗?”黄少天反问了下。


    喻文州也是怔了怔。那个时候他和黄少天都还不是正式选手,都只是蓝雨训练室里的新秀。不过因为是职业联盟初期,俱乐部的制度也远不如现在这么规范。训练营与职业队之间的梯队性质也就没那么明显,大家挺一家亲的。所以虽然不是一个系统喻文州和黄少天却也还是比较清楚当时战队的情况的。】


——按文州这个“战队训练营一家亲”的说法,那么老魏应该也是认识蓝河的(可能没有上心,仅处于知道有这么个人的程度)。


4.综上,魏喻黄蓝方都是认识的,并且很早就认识了。


5.我没有找到小蓝出生年份的官设。
不过由此可以推断喻黄蓝方的年龄应该差不多,或者从小蓝对喻黄的崇拜态度来看小蓝要小一点,可能和点心大大同龄,而烦烦是2000年的,点心是2001年的,所以小蓝最大的可能是2001年。(90后老叶:跟男朋友有代沟要怎么解决?在线等挺急的。)


6.老魏第三赛季(荣耀5年)退役。ID蓝桥春雪应该是从训练营就开始用了,至少也应该是第四区的账号卡(我看很多太太都设定在第三区,是合理的)。


7.第十区开服是2022年。以蓝河的年龄,如果他上了大学,那么这个时候是大学临近毕业或者刚刚毕业,上大学期间在蓝雨公会部兼职(有工资),毕业后正式入职。


如果还没毕业(老叶:没上过大学,但是上过大学生,美滋滋),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有事找大春商量时,要跑去神领而不是直接见面。


或者他并没有上大学,从蓝雨训练营出来之后直接转去了公会部(是有多爱蓝雨)。


8.记得原著有描述,很多人对荣耀的热情都在训练营中被消磨尽了,尤其是在意识到身边的人的相比自己都是天才的情况下。


想想蓝河他们那一届蓝雨训练营都有谁吧——文州、烦烦、点心大大——他当初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转去了公会部呢?他的管理才能难道就是天生的了吗?他在网游里建立自己的朋友圈、拉起自己的精英团,这个过程难道就是一帆风顺的了吗?


9.他对蓝雨的感情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得多,去看一下第691章就知道了,我只截取一小段——
【真没劲啊……
蓝河想着,混到公会核心精英这个程度,真的还算是在玩游戏吗?


说实话对于现在的公会,蓝河有一种因为对战队的支持而被绑架的感觉,好像你不做这些事,就是对战队的支持不够似的。蓝河对战队的支持从来没有变过,但他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自己,其实并不适合玩公会啊……】


虫爹以为自己写了“蓝河出身训练营”,这样的话最后一句看起来真的很戳,他也曾梦想当职业选手啊,他真的很爱荣耀、很爱蓝雨啊,我要给虫爹跪下了QAQ


10.我曾一度很可惜老叶没有把小蓝挖到兴欣,但同时很能理解他对蓝雨的忠贞。从写作者的角度来看,他这种忠贞间接导致了虫爹必须把无极战队写解散,委屈伍晨一个职业选手来管公会,因为显然田七月中眠几个人是不够的。


11.太难受了,我真的宁愿相信他是无意间看见烦烦的视频才入了荣耀,进了网游就跟其他四大高手一见如故,顺利建立起自己的朋友圈精英团,然后发挥天生才能当上了蓝溪阁高管……


因为温柔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一生顺遂不曾遭遇恶意,一种是被现实磨平了所有的棱角,我当然更希望他是前一种啊π_π


真是人生导师许博远。我自己是一个不敢努力的人,因为害怕那种努力时发现身边的人都比自己优秀、努力后愿望依旧落空的挫败感啊。我也一直不敢将所有的热情和期待倾注于一件事情,害怕一腔孤勇空付。


今后余生如果能有远哥一半的勇敢与坚韧,定不会碌碌无为。_(:_」∠)_


=
可以转载。

题目什么的很重要吗

瑶澄 奶爸组
    #冷cp预警
    #渣文笔,梗来自未临远山,她说瑶澄那种成熟大人之间的来往很带感,但是我写不出来_(:_」∠)_
    #其实我感觉我写的cp感不是很强_(:зゝ∠)_
     #对话式作文(๑-﹏-๑)
     #那个啥,麻烦各位新入坑的小伙伴,不要点喜欢和推荐,谢谢。
   
    江澄最近来往金陵台的次数颇为可观,往日江澄拜访金陵台的次数就颇为客观,不过最近几个月,他几乎是两天来一次。问起原因,怕是金陵台和莲花坞的每个下人都会告诉你,“还不是那金小少爷最近到了叛逆期。”
    少年们进入叛逆期的表现各式各样,但有一条似乎亘古不变:跟家长对着干。金凌自然也未能免俗,只要一有机会,就要跟小叔舅舅对着干,哪怕是江澄说要打断腿也抵挡不了叛逆少年想要反抗家长的心。
    于是,金陵台有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时不时就能看见一身金星雪浪袍的金宗主与一袭紫衣的江宗主相对而坐,共同探讨金凌的教育大业。探讨到最后总是两人面面相觑,只能长叹一声:愁啊。若是你运气够好,还能看见金小少爷在前面跑,江宗主握着紫电在后面追,宣称要打断小少爷的腿,金宗主在一旁拦着江澄的盛景。
    话说这日江澄又准备去往金陵台看金凌,时值季夏,荔枝新熟,江澄难得来了兴致,于路旁买了些鲜红的荔枝准备给金凌尝尝鲜。
    众人江宗主时不时出现在金陵台皆习以为常,十分熟练地引他去见金光瑶。金光瑶自然早得了通报,在亭中等着江澄。亭子在一个荷塘旁,季夏时节,荷花未绽,荷叶新绿,看起来与金陵台的风格格格不入。
    江澄被小厮引到此处,两人免不了要进行一番惯常的客套。说来也奇怪,两人明明相识已久,私下里也不再以宗主相称,每每见面,却总要行一番虚礼不可。
    “江宗主今日来的不巧,阿凌他同客卿一道去了他处,现今不在金陵台上。”
    “出去了?”江澄皱了皱眉,“今日无课吗?”
    “前几日阿凌他被先生夸奖了,我便答应他和客卿一道游玩一番。”
    “你总是如此惯着他。”江澄神色缓和下来,正好侍女将江澄买的荔枝端了上来,“那只能请金宗主赏个脸了。”“真难得江宗主也有如此闲心,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世间珍果更无加,玉雪肌肤罩绛纱。不过江宗主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啊,这荔枝可不是这么挑的。”金光瑶看到江澄带来的荔枝都是鲜红的,忍不住开口调笑道。
    “哦,那还请金宗主赐教。”
     “赐教我可不敢当,不过是一点经验罢了。”金光瑶拿起荔枝,慢慢剥开,“荔枝可不是越红越好啊,像这样颜色有点暗沉的,才是人间佳味。来,尝尝。”
金光瑶十分自然的就将手中剥好的荔枝递到了江澄的嘴边,江澄顺势也就吃了下去,嘴唇不小心碰到了金光瑶的手指,金光瑶轻轻笑了一声,我们迟钝的江宗主却好像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直到荔枝下肚,江澄才发现刚刚好像碰到了什么,脸也后知后觉的慢慢染上了红色。
      “还有啊,新鲜的荔枝你捏它是有弹性的,还会散发出清香。”金光瑶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剥着荔枝,江澄自然也不会说,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金光瑶的手,听他讲如何挑选荔枝。
      “江宗主?江宗主?”
       “啊?抱歉。”
       “无妨,下次你来,我买些新鲜的荔枝给你尝尝。”
       “过几日,莲花坞的莲花就要开了。”
       “啊?”
       “你可同金凌一道来,莲花坞的莲可比这池塘好看的多,你可来看看。”
      “那到时不知江宗主可否陪我一道赏莲。”
      “那是自然。”
      “那我就先谢过江宗主了。”

感谢你们看到最后,我真的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请轻喷,谢谢,笔芯
   
  

关于“不知者无罪”这个问题

错误,从来不是一句我不知道啊就可以回避的。

Ikarasu:



  因为看到微博上那张翠鸟照片的问题,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会。


  基友说我观念太武断、语气太强横,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无知是一种罪。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我不知道”来推诿。






  首先是宠物问题。


  因为我是个鸟痴,所以经常有人@ 我各种鸟类的“萌照”,我几乎没有转发过。


  因为这些照片大部分在我看来不是萌,是可怕。


  动物和人类的情绪表达方式不一样,很多人类认为非常可爱的表情,是动物受到严重惊吓后所激发的应激反应。比如炸开羽毛、尽量使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更庞大一些以威吓敌人;竖起脖颈处鲜艳的羽毛、试图吓退天敌;睁大/闭起眼睛一动不动、给敌人造成假死的错觉……这些都是动物的自保手段。


  是受到惊吓后的反应。


  但是太多的人大喊着“可爱”,拼命转发——我曾问一个认识的姑娘:“你已经知道这是受惊的图片,为何还要转它”。


  对方的回答是:“哎呀,我就觉得可爱而已,转一下又没什么事。”




  转一下没什么事。


  很多营销号的宠物图片来自推特,这些推特用户大部分是日本——日本是亚洲野生动物/宠物走私最严重的国家。


  可以说是一种狂欢节般的灾难。


  有些动物不可以家养,但因为大家觉得“好可爱,只要可爱就没问题”不问缘由地购买,才促使一整个野生动物走私产业链变得更加完善。


  如果有一万个人转发,只要其中有一个人弄了一只来养着玩,那对那只野生动物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之前有人说南非犰狳非常可爱,然后中国海关查获了一批试图走私进口的犰狳蜥。


  一是野生动物不适合家养——你没有专业的动物知识,无法很好照顾它,不是所有事情有爱就能够解决。大学教授的妻子是动物保育员,在动物园和饲育所工作,有专门的执照——她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知道如何处理一切突发情况。


  实际上,很多国家如果想养爬行类宠物,需要获得专门的执照——比如澳洲,蜥蜴和蛇的私养就需要执照。犬类出生需要免疫驱虫疫苗芯片。


  这种做法很好。




  另一方面,走私进口物种会对当地土生物种造成潜在威胁。


  巴西龟和鳄龟是两个最典型的例子。况且大部分走私动物是不会有免疫检验的,随身有可能携带大量寄生虫。


  对寄生虫没概念的,可以去看看《邪恶的虫子》这本书。希望减少一点你想养野生动物的冲动。


  很多走私宠物来自非洲、东南亚,这些地方是寄生虫病的重灾区,就算一个人公德心稀缺对走私没有任何感触——为了你自己的健康,也请不要干这种事情。






  很多人因为无知,所以显得无谓与无畏。


  这在我看来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不止是野生动物方面,其他很多方面也是。


  央视鉴宝曾经公开播出鹤顶红——很多人不知道所谓的“一黑二白三红”是什么东西。黑是犀牛角,白是象牙,红是鹤顶红——盔犀鸟的头盖骨。


  这三样全是走私品。盔犀鸟是一级保护动物,濒危物种,目前市面上所有流通的鹤顶红基本都是通过走私进口。


  作为央视节目,然公开播出这种东西,可谓法制意识之稀薄。


  这种无知是一种罪,非常可怕。




  同学家做珠宝生意,专门从缅甸、越南、新疆采购玉石和木材进行加工贩卖。


  有一次店里进来一个客人,戴着红手串,对朋友炫耀。


  因为专业不同、朋友家三代专门做玉石生意,对骨玩、生物制品一窍不通,对方又含糊其辞,所以她跑过来问我鹤顶红是什么东西。我回答是盔犀鸟头骨。


  朋友气得破口大骂:“你把别人杀了、把它头骨做成佛珠戴在手上,还希望佛祖保佑你?佛祖保佑你下十八层地狱!”


  无知所以无谓与无畏。


  这种无畏令人毛骨悚然。




  还有一个话题说到我容易爆炸,是熬鹰。


  明面上没什么人提,但是私底下这种论坛和交流群很多。玩鹰的人不在少数。


  熬鹰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过程。


  很多人曾经跟我说,驯养猎鹰是少数民族的传统、要得到保护。


  有的是世代驯养,这个先不讨论。




  有的是捉野生鹰类来驯养,对于这种——


  只想回答两个字:放屁!


  西藏解放之前,农奴制和土司制度也是传统,怎么不和我谈谈活人献祭是少数民族的传统需要保护?


  南北战争之前,黑人奴隶制也是传统,怎么不去大街上找个黑人聊一聊?




  有人说,人和动物毕竟不一样。人有人权,动物低等。


  何等自大的想法。


  地球不需要你担心、宇宙不需要你担心——就算是火星,也曾有过大气层和液态水。没有什么是永存不灭,就算是太阳系也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消亡——在此之前,更加瞬息短暂的只会是人类的文明。


  你都不担心自己,还指望大自然替你担心吗。


  人类从事文明活动以来,物种消亡的速度加快了上千倍——直隶猿猴、渡渡鸟、旅鸽……这些物种早已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早几个世纪,旅鸽是多么铺天盖地的生物,只用了短短的一百年不到,就销声匿迹、然后灭亡了。


  就目前人类的科技手段而言,这种消亡的过程几乎是不可逆的。


  更可怕的是,太多的人类没有意识、或者选择不去意识到这一点。




  我对猫狗并无执念。


  但我对野生动物有太深的执念。


  这世界上有太多需要保护的动物。太多太多。那些全球变暖导致北极熊死亡、海洋垃圾导致海龟窒息、石油泄漏令鸟类中毒、野生动物走私和盗猎的新闻,让我愤怒得无法入眠。


  并不是做人太认真。很多人笑着说:“对这种事情太认真你是不是傻。”


  总要有人试着站出来做点什么——总要有人。


  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当成其他人的事。如果你不站出来,你就永远只能指望其他什么人站出来——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不如回家睡觉。




  之前和扑克参加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的时候,一个当地的Local过来和我们聊天,他拍摄鸟类,从北美到南美,追逐着候鸟与非候鸟的轨迹,穿越过不同的大洲、漂洋过海。


  活动做完,我们去咖啡厅喝茶,他说看到过太多的人捕鸟,用细小的网眼,拦截在鸟群途经的路上。


  世界大同。


  气得几乎落泪。


  每年总有几次,都会觉得“人类文明怎么还没完蛋”的消极想法,然后这种想法又变成了“为了让人类文明不要完蛋,我要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




  今天和基友主要聊的是翠鸟摄影,所以引发了这么多感慨。


  对于一个能够辗转各地、坚守六年、只为拍摄那千分之一秒瞬间的人,我非常敬佩。


  这种人值得尊重。


  因为去迈阿密的大沼泽蹲拍过水鸟,所以知道这种坚持是多么困难多么不容易——我们只蹲守了两天,一动不动呆在那里,每个晚上回到旅馆,一洗脸被晒伤的皮肤都会哗啦哗啦地往下掉落,胳膊上全是水泡。


  你涂再厚的防晒霜都没有、穿长袖长裤也没用。


  汗如雨下一动不动就是一整天。


  用六年坚持做一件事情,值得最崇高的敬意。




  相比之下,问为什么不用后期PS的人——无知真的会带来无谓和无畏。


  你们眼里绝妙的好照片,可能只有印尼摄影师的摆拍。为了追求画面的色调美可以动用大量后期PS技术、为了追求构图美可以不惜掰折动物关节拗造型。那些树蛙脚踝处的淤血你们永远看不见、也永远不会去试图了解一组所谓“好照片”背后是什么样的拍摄手法,因为你们无知。


  你们不是被动无知,你们是选择性无知,把无知当成一种骄傲的资本,“我不知道所以你能怎么样?”


  对于这种摄影师和这种人,我只想说:祝全家吃屎。








  因为年轻所以有不知道的东西,这不是罪过——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太多太多,每次和人交谈只会觉得自己更加愚钝贫乏。


  但当你接触到一件事,你可以选择学习它。


  这是一个(某种意义上而言)最好的时代——你所需要的所有知识,都能在网络上找到,你问出的再白痴的问题,都会有人替你解答。


  我最开始玩模型,连需要什么工具都不知道,我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最简单的方法:问百度、翻说明书。


  那么多的资料、开放的电子图书馆、在线课程。


  学习不是一个令人感到羞耻的过程。


  它令你充实。


  但有的人宁愿抱着“我不知道,所以你没资格批评我,不然你就是欺负弱者。但我批评你批评错了也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不知道”——这样的想法。


  祝吃屎愉快。






  基友说的很对,我这人行事风格暴力、观念武断。


  没什么好说的,所有和我不是一个物种的访客,我不用多费精力和你解释,直接拉黑。在很多事情上,无知即是一种罪过。


  所谓“不知者不罪”只是装点门面的。


  因为无知所带来的伤害,并不会比蓄意伤害所带来的灾难更小。





基友给我写的୧(๑•̀ㅁ•́๑)૭✧

自己的字丑的无以复加(⑉・̆⌓・̆⑉)

关于(周翔暑期活动)

关于我爱你这件事——《The  Near  Futuru》的文评

        “他们像是季风一样,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席卷他们所能触及的地方,然后改变它,渗透它。”

        这篇文是半年前看的了,前几日二刷,便又把当时写文评的冲动拾起来了。
        我是不追星的,甚至我对明星都不怎么关注。但看了TNF后,如果真的有这么个组合,我一定会成为追星族的吧,我会很荣幸得以见证他们站上舞台,看他们光芒万丈,看他们众人瞩目。
       这篇文把每一个人都塑造的活灵活现,恍若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周翔,叶蓝,喻黄乐,葵哥和闹闹,导演宴禾,就好像真的有这么一个组合,这么一群人。故事情节不算跌宕,又或者说那些起伏还算在意料之中,但偏偏就是停不下自己点下一篇的手。 甚至里面每一首歌,每一部电影,我都想去百度一下看看有没有orz。
        我记得看到刚加入high  way的孙翔对黄少说出我来当主唱时的青春狂傲;记得他被逗得炸毛害羞的可爱模样;记得周翔二人写曲共唱的粉红气泡。
        我记得那场演唱会,孙翔不顾一切的唱着,唱到声音沙哑,然后摔了他最爱的琴,离开。他一定很难过,为人们的不理解难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摔琴的时候,他或许已决绝到永不再唱了吧,若无知己,永不开口。万幸,他还是回来了。
        我记得他们再拍《脱缰》时导演宴禾对翔翔说,“我说的,你现在还小呢。不过,总会因为什么事情长大,一个人长大需要很长很长的过程,就像是蝉蛰伏在土地里,然后某一天突然破土而出,你会发现,你能真正的认识自己了。” 我想,TNF里,孙翔的长大就是从这场演唱会开始破土而出的吧,那时他仍然冲动,到后来开记者会,决定一直留下来,和小周爸爸的对话,都是一个越来越成熟的过程。
       我记得他们两个合唱的那首《姓名》,“你是人海里唯一的声音,是梦里唯一的真实,知道了你的姓名,我才见到了所有的颜色。”这首歌是小周写给翔翔的情书,是彼此给对方情歌。我的爱,从头至尾只有你的姓名。姓名的歌词真的写的超棒的啊,“以你初声为开始,怕不及澄莹。风与月涤荡不止,描摹它雏形。”“天幕广厦交织林立成缩影,是我在复述你姓名。” “十方死生冬夏迟,万物天注定,难将这世界讲清,开阖与清明。” 满满都是他们对彼此的爱啊!
       我见过爱情最好的样子,就是你的样子。

关于他——孙翔
        刚开始,我并不喜欢这个嚣张的少年,因为他太狂,太傲;后来,我爱上这个可爱的少年,因为他够狂,够傲。
       孙翔这个人似乎有着挥霍不完的青春,我甚至想象不出他垂垂老矣的迟暮姿态。如朝阳,不畏浮云遮蔽,只顾绽放自己的光芒,耀眼的,温暖的光。但我爱他,不只因为他身上的朝气与活力,更因为他一往无前,永不放弃的那股劲。谁不曾年少轻狂,谁不曾鲜衣怒马,可世上有几人,历过人世起伏,看过人情炎凉,依然轻狂如少年?
        第七赛季,狂剑横刀,一人一剑,杀进荣耀,这是他鲜衣怒马的开始,他用凌厉的姿态,让所有人记住了他的名字。
        第八赛季,一叶之秋,他还太年轻,不知道岁月所有的馈赠,暗中早已标好了价格,他走得太快,所以必然会摔跤。
        第九赛季,挑战赛,嘉世的战败,让这个刚刚二十岁的年轻人真正认识了荣耀。颓废过,但绝不会一蹶不振,这才是他。
        第十赛季,转会轮回,双一,最佳搭档,因为他,轮回补齐了自己的轮盘,因为轮回,他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地方,亚军又如何,他们还有那么多夏天,来缔造属于他们的王朝,故事,尚未结束,不是吗?
        孙翔是个很单纯的少年,他满心满眼只有荣耀,他不善交际,因为他心里没有弯弯绕绕,你对他好,他便对你好,一根经的思维方式,注定要摔跤,但终会让所有人认识到他心里的善良和温柔,他啊,是个让人忍不住用熠熠生辉来形容的人啊!
        喜欢他,因为他是孙翔,仅此而已。
关于他——周泽楷
       喜欢他还有理由吗,颜好,技术好,性格好,何况无口这种属性本身就很戳我萌点啊。
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周泽楷心里也住着一个如孙翔一般的小野兽,在某种程度上,他有点像是更冷静更成熟的孙翔。
       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周泽楷合适,他在我心里是个很多面的人物,强悍而又内敛,然而我又时不时会觉得他应该是个闷骚才对 ( ̄^ ̄゜)。
        感谢方明华,力荐周泽楷,让我们看到这个沉默的男人的强悍无解。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即是规则。
关于他和他
       我看全职只有一年半,知道这个cp只有一年,那个时候,我全职才刷到挑战赛,还没有爱上翔翔。那个时候,刷着另一个cp的文,偶然看到他们,觉得这个孙翔真的是我认识的孙翔吗,赶紧疯一样的刷原著,看到孙翔转会轮回,看到双一拿到最佳搭档,看到决赛场上两人相击的手掌。我就觉得,真好啊,这两个人,像是天生就应该成为搭档的一样。两个人,在各自经过辉煌与低谷后相识,相知,相守。到后来带着cp滤镜去刷原文的时候,就感觉孙翔与其他人的不默契就是为了反衬他和小周的默契啊啊啊,当然我知道不是这样的,孙翔前面的摔跤成长和小周轮回的包容成就了双一,成就了他们。
他们俩,一句话就是,搭档是要看缘分的!没有或早或晚的问题,第十赛季,他们成为搭档,一叶之秋一枪穿云并肩而立,这就是最好的时候了。
他们两个总让我想到舒婷的《致橡树》——根,紧握在地里;叶,相触在云里。没有谁强谁弱,两者并肩而立,共沐荣光,共历风雨,这就是最好的他们了。
他们能遇见彼此,我能遇见他们,实在是,太好了。


#随便写写,个人看法而已,若有不当,请 指出。
#从篇幅来看,我果然是翔翔脑残粉orz
#手机渣排版,求不嫌弃(✘_✘)